社会财经
社会杂谈 政治军事 科学探索 商业财经
居家生活
百科大全 手工制作 亲子育儿 美食菜谱 居家装修 驾车宝典 安全知识 智能手机 保险理财
电脑办公
电脑设计 系统/上网/安全 优化/故障/维护 办公软硬件 电脑教程 图片素材 其它
健康养生
健康常识 健康饮食 养生保健 亚健康 两性健康 医药大全 疾病防治 母婴常识
学习教育
小学课堂 初中/中考 高中/高考 大学/成教 教师/教学 公务员考试 英语学习 作文大全 论文 范文大全 其它
资讯八卦
热点资讯 娱乐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资讯 军事资讯 房产资讯 职场资讯 教育资讯 灵异事件 爆笑段子 奇闻趣事
兴趣爱好
影视曲 解梦 佛教 钓鱼 园艺 宠物 星座/命理 游戏 风水 摄影 收藏 旅游/汽车 乐器 茶艺 书画 其它
时尚爱美
发型发艺 瘦身减肥 健身运动 美容护肤 化妆技巧 香水精油 整容整形 美体塑身 穿衣搭配 时尚资讯
情感心理
两性心理 解读男人 女性课堂 心理知识 情绪管理 情感文章 爱情攻略 励志成长
历史文化
文化杂谈 美文欣赏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野史秘闻 诗词古文 短篇小说 故事大全 原创文化 其它
首页学习教育小学课堂
      

写作班能培养出作家吗?

2018-09-24    热:0℃  分享:littleseran

人生有写作,才有High点


  在国内,大量涌现的作家班让人感到困惑。写作是可以培养的吗?写作班对于写作者又能提供什么帮助呢。作为曾经的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伯罗薇已经在美国担任了30多年的创意写作教师,由她撰写的写作指导书《小说写作》已经更新了9个版本,成为美国使用最多的写作教材之一。然而,在翻开这本书后,里面的内容让人质疑,是否真的会有人按照这些指导去进行文学创作:

  

  “如果想让语言既生动又充满力量,你必须学会使用主动语态。”

  

  “最令读者失望的事情莫过于直接告诉他们,重要的事情已经在对话中发生了,却省去了具体的内容……”

  

  于是,带着这些质疑,我们在燕山大酒店见到了已经86岁的伯罗薇。她的身体不是很好,来到中国后一直喉咙痛,行走也不是很方便,靠宽大的盆骨支撑着全身的重量,随身携带着一个黑色坐垫。但她还是非常开心地回答了我的质疑,交流了许多对美国作家和写作的观点,并且提出了写作班应有的理想状态和中美写作班的不同之处。

  

  关于写作班的负面作用作家的文风是否会很相似?

  

  问:关于创意写作课程,可能人们最关心的永远是那个老问题——作家是可以教出来的吗?对这个问题,你能否再说一下自己的观点。

  

  伯罗薇:要回答这个问题的话,你可以假设一下,你现在有一个十四或十五岁的儿子,他非常喜欢小提琴,经常拉小提琴,将来也想做个小提琴家,这个时候我们会说——既然已经有那么多乐曲了,他还有必要去音乐学院吗?艺术家和实物之间是有联系的,比如说雕刻家和石头,音乐家和乐器等等。当然,作家和笔之间的联系没有那么深,所以我们经常会认为写作是一门并不需要技巧的艺术。不过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答案,那就是我们当然也可以通过阅读来学习写作,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几百年,但是如果有一个编辑或者教师来指导你写作的话,可以为我们节省很多的时间。

  

  问:那么,假如写作是可以作为技艺教授的话,它可能会产生另一个问题——人们的写作风格越来越像,因为大家学到的都是差不多的东西。文学中的大部分技巧都是普遍性的。

  

  伯罗薇:至于创意写作是否会让人们写的东西越来越相似,这个风险的确存在。因为有时候,一个老师会希望他的学生都按照他想要的风格写作,或者班里有一个学生,他的写作方式非常受欢迎,其他人也就都想照着他的方式写,还有些学生会觉得,老师想让我们怎么写,那我们就怎么写。其实从大的环境上来说,也是这样,比如说毕加索,他创造了立体主义风格,接下来就有很多人想去模仿他,但不管怎样,总有一些人会试着跳出来创新。

  

  问:那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一名写作班的老师呢?

  

  伯罗薇:在美国的情况是,大学通常会雇佣一些已经出版作品的作者,我觉得,也很难找到更好的方式,虽然这些老师中的有些人写得比其余人好一点。

  

  问:那在写作中有什么东西是无法传授的呢?

  

  伯罗薇:天赋。天赋是肯定没办法教的。但是只要你坚持写,每天都写下去的话,也会慢慢提高,成为一个不错的作者。

  

  问:那这之后,写作班是否会导致另一个问题,即作家的职业化。一个接受过写作培训的作家会显得比流浪汉或酒鬼更加专业——这重新把文学创作从大街拉回了机构。

  

  伯罗薇:我想问一下,你所说的“作家的职业化”具体是指什么呢,我不太明白。

  

  问:比如说,出版社会更愿意出版这些从写作班里跑出来的人写的书,而一个普通人,一个没有接受过文学培训的人,他写的东西就很难得到认可。

  

  伯罗薇:在美国这真的不是什么问题,有太多的出版商和杂志,只要你写得够好,够吸引人,就可以出版。

  

  关于小说应该写什么的问题哪些新主题是当下值得写的?

  

  问:你自己就是一个成功的小说家,所以,当你自己在写一本小说的时候,也会按照书中的这些方法来写吗?

  

  答: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非常有趣的。就像开车的时候一样,你不会想太多开车的技巧,我们已经把那些技巧给吸收了,它成了自我的一部分,成了我们的本能。但在你学会开车以前,你得非常认真地考虑这些事,并且小心翼翼。

  

  问:所以说,像凯鲁亚克那种“自动散文写作法”也是一种技巧咯。

  

  伯罗薇:哈哈,杰克·凯鲁亚克曾经说过,第一感觉就是最好的感觉,但其实你去看看他的手稿,就会发现他不知道改了多少遍。

  

  问:你在《小说写作》里提到一个关于小说写什么的问题。里面说,曾经的作家身处世界的冲突之中,不必费力就能寻找到很多写作的主题,比如战争、法西斯独裁、观念冲突等等。但现在的作家则需要通过构思一个主题去讲故事。你觉得这和整个世界社会氛围的变化有关系吗,又有什么新主题是值得我们在当下去写的呢?

  

  伯罗薇:小说写的东西其实就是人,人的挣扎、人的困惑、人的家庭。(她一边说,一边从手提包里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本小说,是尼日利亚女作家奇玛曼达·阿迪契的《半轮黄日》。)不知道你读过这本书没有,她写的就是内战,但她是从一个家庭的角度来写的,也是在写我们内心的挣扎。

  

  我觉得没有什么写作主题是新的。它是永恒的,只是它的形式有所变化而已。比如说在现代我们有了社交媒体,我们的写作会涉及社交媒体,因为它成了我们生活当中的一部分。如果有技术变革的话,我们也会写到技术变革,但这种变革一定要是非常剧烈的。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觉得写作写的东西永远还是人,人总是会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发生一些故事,我们写的就是这些东西,比如说爱情啦、政治啦、钱啦,还有自己的父母等等。

  

  关于写作班的学生结束课程后他们从事了哪些工作?

  

  问:在《小说写作》里经常安排一些写作练习。那么,在创意写作班中,你收到这些练习的回馈后会怎么做?

  

  伯罗薇:(摊开双手)什么也不做。

  

  我基本上什么都不做。这些练习只是给写作者拿来练习的,而不是让老师们去评判的。但我会问他们,在写作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写作练习只是一个途径,它激发你去发现更多素材,激发你去写更多的东西,仅此而已。

  

  问:之所以会提到这个问题,是因为在《小说写作》关于对话的章节中,你就“如何写对话”给出了九点建议,其中包括“对话要切合主题”“读起来口齿轻松”等等,这让我觉得,你并不希望作者在写作时给读者设置太多障碍。

  

  伯罗薇:其实最主要的一点是,要让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说话方式。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的确是不应该给读者设置太多的障碍,不要用太多不同的词汇。

  

  我在书中提出的只是建议,并不是硬生生的规则。如果能写出一些不同的对话来,我也会很喜欢的。

  

  问:在美国报名参加创意写作班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他们有什么样的目标?当他们结束课程之后,又都做着哪些工作?

  

  伯罗薇:参加创意写作班的人是形形色色的。我教过的人里面,年龄最小的是一个十三岁的、很有天赋的中学生,年纪最大的则已经当奶奶了。

  

  在结束课程之后,他们做的也是各种各样的工作。我教了三十年创意写作课,最后只有四个人真正以写小说为生,其中有一个还得了普利策奖,他叫亚当·约翰逊。无论他们毕业后做什么样的工作,我都可以接受。这就像如果我们在大学里学了历史课,最后却没有成为历史学家,但我们还是会说,学习历史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有很多学习创意写作的学生,毕业后也回来告诉我,虽然他们没有以写作为生,但学习创意写作还是丰富了他们的人生。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标签: 作家写作班
分享此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