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财经
社会杂谈 政治军事 科学探索 商业财经
居家生活
百科大全 手工制作 亲子育儿 美食菜谱 居家装修 驾车宝典 安全知识 智能手机 保险理财
电脑办公
电脑设计 系统/上网/安全 优化/故障/维护 办公软硬件 电脑教程 图片素材 其它
健康养生
健康常识 健康饮食 养生保健 亚健康 两性健康 医药大全 疾病防治 母婴常识
学习教育
小学课堂 初中/中考 高中/高考 大学/成教 教师/教学 公务员考试 英语学习 作文大全 论文 范文大全 其它
资讯八卦
热点资讯 娱乐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资讯 军事资讯 房产资讯 职场资讯 教育资讯 灵异事件 爆笑段子 奇闻趣事
兴趣爱好
影视曲 解梦 佛教 钓鱼 园艺 宠物 星座/命理 游戏 风水 摄影 收藏 旅游/汽车 乐器 茶艺 书画 其它
时尚爱美
发型发艺 瘦身减肥 健身运动 美容护肤 化妆技巧 香水精油 整容整形 美体塑身 穿衣搭配 时尚资讯
情感心理
两性心理 解读男人 女性课堂 心理知识 情绪管理 情感文章 爱情攻略 励志成长
历史文化
文化杂谈 美文欣赏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野史秘闻 诗词古文 短篇小说 故事大全 原创文化 其它
首页学习教育范文大全
      

山东临沂,连杀两家12口的惊天血案,真的是一人所为? | 血案系列0146

2018-06-13    热:0℃  分享:雨莹


今日刘上砚柱大队(村)所在的壮岗镇


1


1968年6月14日,夜里11时左右,莒南县坊前公社,刘上砚柱大队。

 

大队生产队长张相坤劳累了一天,早早已经睡下了,然而就在这时,幽灵已经接近了他的家。他家的门被从外面拨开,紧接着幽灵闯了进来,将张相坤一家五口全部杀死。

 

然而,幽灵并没有结束自己的杀戮,之后他来到大队党支部书记张相吉家里,张相吉家里有九口人,其中住在堂屋三间房的有7口人,而住在南屋的有张相吉老母亲和他的小女儿。

 

黑暗中,幽灵溜门入户,将堂屋内熟睡的七人全部杀死,并且放火焚烧了三间堂屋!

 

大半夜,村民们都在熟睡,可突然有人发现,张相吉一家的三间堂屋燃起来了熊熊大火,左邻右舍都急忙前来救活,张相吉的老母亲带着小女儿连忙逃出南屋,呼喊着快来人救火!可就在这时张相吉家南屋房顶上却响起了枪声!

 

最先被枪击倒的是张相吉的哥哥张相云,他救弟弟心切,拿着救火的东西刚来到房前,就被一枪击倒了,紧随他后面的是同族兄弟张相玉,他见张相云突然倒地,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也被打倒在地。这下后面的人都不敢上前了。有人眼尖,发现张相吉南屋顶上有一个人,手里正拿着一把枪。

 

村子里的民兵赶紧拿着枪冲上来,对着南屋顶上就是一阵射击,但那人伏在屋顶,时不时还击,再加上天黑,民兵也看不清楚,只能围住放枪,不敢上前。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突然听见南屋顶上一声枪响,之后很久的没有再有枪声,民兵们放了几枪,发现对方也不还击,两个机灵的民兵爬上屋顶,发现有一个人趴在那,手里拿着枪,嘴里头上都是献血,已经气绝身亡了!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屋顶上的这个人是本村的刘文喜!

 

2

 

案件发生后,当地的公安机关和军管会组织了专案组进行调查,他们发现屋内张相吉的七口人都已经死亡,而且还被烧得面目全非。而经过对刘文喜尸体检验,刘犯身中两枪,嘴部有伤口一处,子弹从下颚穿出,从口唇打出,胸部有伤口一处。子弹从剑突(心口窝)处穿入,从后肩胛骨穿出,且下颚和剑突子弹进口处周围有火药烧伤及烟灰附着物,证明是近距离击毙,并非从地面开枪打死。

 

而对现场周围进行搜索,也没有发现其他凶手的踪迹,因此公安机关怀疑会不会是刘文喜杀了张相吉一家,但很快更可怕的消息就传来了,生产队长张相坤一家5口也被杀光了。而且从凶器上来看凶手用得也是和杀张相吉一家七口一样的,都是剁刀和步枪。

 

这一下子,全县都轰动了,革委会和军管会的负责人都来到现场,他们都坚持认为,一人是绝对杀不了12口人的,况且现场还有两种凶器行凶的痕迹,肯定是集团作案,刘文喜肯定还有同伙!

 

刘文喜和张相吉素有矛盾,而且积怨已久。原来,刘文喜小时候上了四年学后在家务农,他有点文化,从1964年以来就担任第二生产队会计,还加入了红卫兵组织,按理说在当地混得还算可以。但他这个会计当得并不舒心!

 

这是因为他的父亲刘永栋,1947年反特时被政府扣押审查过,而伯父刘永彩则是富农,土改复查时被扫地出门,家产被分。而到了1964年时,他的父母早已死亡,亲哥哥也已经分家另过,就剩下了刘文喜自己一人过日子。

 

由于缺少靠山,再加上住的房子非常破烂,没有姑娘看得上他,因此他非常郁闷。所以刘文喜经常对人说:“俺大爷盖了好几间好房子,47年叫张相坤(生产队长)分去了,我父亲47年叫张相坤的父亲张贵成(原来的村农救会会长)好一顿收拾,这个仇非要非报不可。”

 

但是直接导致他杀人的,大家猜测还是婚姻问题。刘文喜自66年以来,与其本族姐姐(也姓刘,由于是本族的,即使不是三代以内的旁系亲属,很多地区也是拒绝接受的)发生了两性关系,并企图结婚。

 

本族人议论纷纷,女方父亲也不同意,但两人感情很好,女方干脆在1967年12月21日这天私自到刘文喜家准备同居,结果女方的父亲知道后勃然大怒,约了20余人把女儿抢回来看管起来,并给女方另找了对象。

 

因为这件事,刘文喜被开除红卫兵组织,自感声名狼藉没脸见人,他认为女方父亲和党支部书记张相吉关系密切,女方变心肯定是张相吉从中捣鬼,拆散了他的婚姻,便起了杀人之心,并和周围很多人说:“我没能结婚完全是张相吉的事儿,我非杀了这张相吉不行!”

 

张相坤与女方父亲的关系也较好,女方被带回家以后,刘文喜见张相坤常到女方家去,便写信让别人捎给女方,问:“张相坤到你家都说了些什么?”女方回信说:“他说刘文喜家不就两间小破屋吗?”

 

所以,刘文喜认定张相坤从中挑唆,破坏了她的婚姻,到处说“张相坤真损,非杀了他不可”。而到了1968年,村大队成立革命委员会,刘文喜得知本来已经被免职的张相吉要被结合进去,认为张相吉出来继续掌权,他还得受压迫,更加到处说自己非杀了张相吉和张相坤不可!

 

然后,即使刘文喜再想杀人,他一个人能连杀两家12口吗?专案组马上开始了调查工作,这一调查,居然发现,刘文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还组建了一个“杀人集团”!

 

专案组将突破口首先选择在那些和张相吉和张相坤有矛盾的人身上,他们先后共拘留了13人。这些被拘留的人都是与张相吉有点儿矛盾,或是因在文革中对张相吉批斗比较厉害而和张相吉关系非常差的人。

 

这其中,专案组第一个盯上的人就是刘文言。刘文言和被害人张相坤是邻居,但同时他也是和刘文喜关系比较近的本族兄弟,发生了这么大的案件,难道他就一点也不清楚吗?

 

在专案组的强大攻势面前,刘文言很快就承认自己事先知道点风声,但并没有参与杀人,但专案组哪里肯这么轻易放过他,将他拘留审查。

 

之后,专案组又盯上了刘文焦,刘文焦刚开始也因不承认自己参与刘文喜杀人,但很快他就被迫交待自己深度参与其中。

 

第三个被盯上的是高存德,刘文喜的枪本来是保存在他家的,为什么成了作案工具?高存德解释是被盗了,但在审查后他交代了自己伙同刘文喜杀人的犯罪事实。

 

在这之后,又有五人供认自己共同参与了杀人,至此一个包括刘文喜共九人的“反革命杀人团伙”被成功揪了出来!

 

但之后,专案组发现这剩下八人的口供前后矛盾,不能对照,在这种情况下,专案组经过认真对比分析,认为“刘文喜、刘文蕉、刘文善、刘永贺和高存德”是这个集团的核心人物,其他三人则是从犯!

 

同时,专案组也弄清楚了案发当晚的情况:

 

刘文喜,刘文蕉,刘文善,刘永贺,高存德等人于月5底开会,密谋做大事,非得杀他十个八个才能算大事!

 

从6月初开始,刘文喜就秘密找刘文蕉、刘文善、刘永贺和高存德商量除掉张相吉和张相坤两家人的事情。

 

6月8日,五人又再次开会,商量后决定让刘文喜杀人后自杀,造成是一人作案的假象。

 

6月13日,刘文喜看好了地形,第二天就到家中有枪的民兵持枪手高存德家中将枪要去,做好一切准备,并且和其他死人商量好,当晚十时在刘文喜家集合,先杀了张相坤一家。

 

当天晚上,刘文喜、刘文蕉和刘文善三人爬墙入院内,拨开堂屋门进去,刘文喜用剁刀砍死张相坤和其长子,另一个床由刘文蕉用刀剁杀张相坤之妻以及两个孩子。刘文善在堂屋手持铁锤,以防被害人跑出去,刘永贺则在高存德在街头站岗。

 

然后五人又去了张相吉家,由刘文喜杀死张相吉夫妻二人及两个孩子,刘文蕉杀死睡在另一个床上的三个孩子,刘文善在堂屋门口守卫,刘永贺饥饿高春德在街头放哨,然后由刘文喜、刘文蕉和刘文善三人用浇上油的棉花套和麻叶作引火物,并用火柴点上火。

 

为了毁灭罪证,刘文蕉将自己的血衣投入到火种,连同七具尸体及三间堂屋被大火烧毁,刘文喜带枪爬上张相吉的南屋,打伤前来救火的张相玉和张相云后,用枪自杀于屋顶。

 

至此,专案组将此案定为集团杀人,并以“省革命委员会保卫组”和“省公安机关军管会”的名义,报请省革委会研究决定,对主谋刘文蕉,共谋刘文善,刘永贺,高存德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对同案犯刘文傲、刘文考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而刘文言因为生了重病保外就医,后来死在了外面。

 

但没想到的是,该案于1969年6月6日上报最高人民法院审批。最高人民法院军代表于9月份批复:“此案认为集团杀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人犯口供不仅前后矛盾,多次反复,而且同案犯在主要情节上供述也不一致,同时审讯中亦存在必逼供、诱供现象,故将案件发回重新审查。”

卫星云图下,现在的刘上砚柱大队(村)

 

3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批示和省公安机关军管会批示精神,临沂地区和莒南县公安机关组织专案力量,经过八个多月的认真复查,查清了该案的事实真相,大量事实证明,大队支部书记张相吉和生产队长张相坤两家12口人惨遭杀害,就是凶犯刘文喜一人作案,给出的证据如下:

 

一、刘文喜作案前精神反复,较长时间不出工不干活,天天大吃大喝,混天聊日,当年5月端午节生产队杀猪时,他争着要杀猪,说:“我杀猪是为了练练胆,试试以后敢杀人不!”还长时间不用扁担挑水,用手提水桶锻炼手劲。作案前的当天上午还给大队会计刘某某说:“我还欠别人几份帐,你得给我还上!”过了一会儿又说:“咱庄非得有个变动不行,你给我只管过好日子,我是兔子尾巴长不了,我不能白死,临死得捎几个。”昨晚当晚长期和他做伴睡觉的刘明团说:“今晚你回去睡吧,我今晚不动手,也说不上哪天动手,如果你对父母说实话,我先收拾你。”

 

二、刘文喜作案前积极准备杀人凶器,长期腰里别着水车链子,到处套购炸药雷管,先后数次找民兵连长副连长借枪,均被拒绝。作案当天下午,刘文喜趁民兵持枪手高存德在地里干活,其妻外出走亲戚的机会,拨开他家大门,将“七九”式步枪一支偷走,路上趁民兵副连长家中无人之际,偷走“七九”式步枪子弹五发,并以砍柴为由,到刘文仲家借去柴刀一把。

 

三、刘文喜作案前亲笔写了四封遗书,分别给大队会计刘永桃、其兄刘文考,全体社员和公安局的。遗书的大体内容是:“我不是为自己,是为大队队员,我有心把二队的公分算好再说。说好各个队的麦秸快放完了,妇女都在家里,我怎么还能偷到武器弹药呢?我的行动无一人知晓,都是我一人做的,希望你们别费心机了。”

 

四、根据现场勘查记录,证实是刘文喜一人作案,在张相吉堂屋西里间南边土坯上发现剁刀一把,刀把是用刘文喜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袖章”和白布条缠着,上面有大量血迹,而被害者两家12口人均系被刀砍致死,伤口大小与现场遗留的剁刀刀刃长短相吻合,证实这把刀是刘文喜的杀人凶器。

 

五、刘文喜死于张相庆的那屋顶上,步枪在其右脚下30公分出,枪托一侧溅有大量血迹,枪膛内有子弹和一枚。凶犯胸前衣服和右手大量喷溅血迹,腰间系蓝布包,一个包内有双开割纸小刀,一把木柄铁锤斜插在腰带上,一枚子弹装在右上衣口袋,另外在屋顶上和南屋地上遗留三枚“79”式子弹壳。现场勘查证明,刘文喜作案时,将步枪挂在肩上,一手提手电筒,一手持刀杀人,作案顺序是先杀害张相坤一家五人,后杀害张相吉一家七口,在张相吉家纵火焚尸后登上张相吉南屋顶,趁群众救火时先后开枪,打伤了张相云和张香玉后,走到屋脊东头即张相庆家南屋顶,用枪自杀身亡。

 

而在证明刘文喜一个人杀死12人之后,之前专案组在调查取证时,刑讯逼供的事情终于被抖了出来。典型的例子就是逼迫民兵持枪手高存德的妻子刘文秀,让其证明谁杀人谁站岗。


刘文秀拒绝,办案人便将其大腿踢的青紫,并威胁说,如不说就把你栓到被害人张相坤的床腿上,盖上血被子,刘文秀被逼的没法,由调查人员提示,编造了一个十余人的杀人名单。

 

但按照这个名单去审讯,专案组发现很多人不肯交待。他们在没有证据又得不到其他人的口供证实的情况下,就用车轮战、熬大鹰等各种肉刑大搞刑讯逼供,刘文焦因不承认其参加集团杀人,就把脚镣拴在腿上用脚踏,有的人在已戴手铐脚镣的情况下,又用绳子捆绑起来。

 

而被审人员有的虽供杀人,但时而翻供,时而供述,前后矛盾或不一致,与客观事实也不相符,但办案人又采取诱供,指名问供,串供等方法,统一口供,后因看法不一致,将刘文焦等八人挑出来审讯,但发现口供还是对不上,就再次缩小范围,终于统一了口供!

 

最终,一个“五人集团杀人案”就这样侦破了!

 

最终,这起因为一起特大杀人案引发的特大冤案终于昭雪,临沂地区法院宣布:

 

刘文蕉,刘文善,刘永贺,高存德,刘文傲,刘永体,高维法,高维胜,刘文考,刘文仲,刘文言,刘文旭,刘文彬等13人与杀人无关,不存在集团杀人!

 

其根据:

 

一、没有集团作案的预谋,原认定的四次预谋会议,都是从口供中不同的时间、地点、人员、内容凑合而成,经查在这段时间内未发现上述人员在一起活动,特别是刘明团从1967年12月以后即和刘文喜同床睡觉,从未发现这些人在刘文喜家集会密谋。上述这些人在发案的前几天,无作案迹象。

 

二、没有集团作案的时间,方案。当天晚上大队召开生产队长以上干部会议,共有14人,其中包括刘文蕉,刘文喜,刘永贺等人,会议讨论了农活,劳动安排和工分补助的问题。深夜十时许,会议结束,各自回家睡觉,直到约12点左右,听到外面有人吆喝,这才起床跑到现场救火,自晚上开会到起床救火,这段时间都有人证明他们各自在家睡觉,没有参与杀人的可能。

 

三、没能构成集团杀人的思想基础,原定杀人集团的四个主要成员,出身成分较好,刘文蕉是参加过工作的20多年的共产党员,刘文善干过经济警察四年,刘永贺是退伍军人,高存德是共青团员,这几人和被害者虽有些矛盾,但多数是属于工作和私利方面的一些小问题,不存在根本利害,在文革中,他们企图打倒张相吉,不让他站起来,也都属于派系斗争,从没发现他们有伤害张相吉、张相坤及全家的企图,因而没有促成集团杀人的共同因素和思想基础。

 

四、只查获剁刀一把,未发现其它凶器。经查,刘文蕉家也有一把剁刀,案发后因刘文蕉被拘留,其家属害怕,特将刀藏在菜园中,后来拿出来化验,上面没有血迹,证实不是杀人凶器。原认定血衣烧了,案发后对其家进行了全面搜查,并对他们家中的衣服进行了全面清点和调查,没有发现缺少衣服,原认定烧血衣的情节不存在。

 

山东省委于1973年4月20日,对刘文蕉等13人的冤案进行平反,恢复名誉,因被押所造成的生活困难,给予适当补偿。


现在刘上砚柱大队(村)所在的小学,是由台湾老板帮忙兴建的


写得非常幸苦,喜欢的朋友,看完后请点击一下文中或者文末的广告,或者点赞,不会花费您一分钱,万分谢谢!


推敲:江西万载县芳林村小学特大爆炸案真相


你不知道的共和国血案(一百一十六):苍天血证


你不知道的共和国血案(六十):专挑美少女下手的割耳狂魔


你不知道的共和国血案(八十四):江城双煞


你不知道的共和国血案(七十一):一起杀子烹食案件的分析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标签: 1983内蒙古惊天血案
分享此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