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财经
社会杂谈 政治军事 科学探索 商业财经
居家生活
百科大全 手工制作 亲子育儿 美食菜谱 居家装修 驾车宝典 安全知识 智能手机 保险理财
电脑办公
电脑设计 系统/上网/安全 优化/故障/维护 办公软硬件 电脑教程 图片素材 其它
健康养生
健康常识 健康饮食 养生保健 亚健康 两性健康 医药大全 疾病防治 母婴常识
学习教育
小学课堂 初中/中考 高中/高考 大学/成教 教师/教学 公务员考试 英语学习 作文大全 论文 范文大全 其它
资讯八卦
热点资讯 娱乐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资讯 军事资讯 房产资讯 职场资讯 教育资讯 灵异事件 爆笑段子 奇闻趣事
兴趣爱好
影视曲 解梦 佛教 钓鱼 园艺 宠物 星座 游戏 风水 摄影 收藏 旅游/汽车 乐器 茶艺 书画 其它
时尚爱美
发型发艺 瘦身减肥 健身运动 美容护肤 化妆技巧 香水精油 整容整形 美体塑身 穿衣搭配 时尚资讯
情感心理
两性心理 解读男人 女性课堂 心理知识 情绪管理 情感文章 爱情攻略 励志成长
历史文化
文化杂谈 美文欣赏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野史秘闻 诗词古文 短篇小说 故事大全 原创文化 其它
首页情感心理情感文章
      

嫁的是人是狗,生个孩子就知道了!

时间:2018-04-16  热:0℃  分享:雨狐

图丨源自网络

01

我所就读的专业,叫临床医学,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西医”。其他学科的本科阶段,一般只有四年,而我们却是五年,多出的那整整一年时间,都用来在教学医院进行科室轮转实习。

进入妇产科实习,是我大四那年的八月份。立秋后持续的高温,让我在妇产科轮转的那三周,变成了一年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妇产科总是很忙碌,且永远处于缺人手的状态。一台剖宫产手术,主刀,一助二助两位助手,再加上器械护士,仍需一位实习生来帮忙——即使你什么都不会,也可以站在一旁帮忙拉钩,或是用吸引器把手术野打理干净。更多时候,我所做的工作,是帮助老师把婴儿小小的头颅,从母亲子宫底那个更小的切口里拽出来。

迎接新生儿的感动及疲累,我们同新妈妈共同享有。

由于缺人手,那时候,实习生们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尤其是身材高大壮实的女孩子与所有男孩子,走到哪一组都会受欢迎。

轮到我第二次值班那天晚上,属于高大壮实那类女孩子的我,就被临时借调到了其他组的手术室。

作者供图丨匆忙的脚步

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夜晚,妇产科的手术室光急诊剖宫产就开了三间。

夜晚十一时左右,距离傍晚七时的交接班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我已经跟了两台手术,这一台正在等待一助老师缝合伤口。刚刚诞生的男婴已经被新生儿科的大夫抱走,而我的脑子依然被幻听般无休无止的婴儿哭声所充满,以至于,当我的带教老师叫我时,我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那个谁……同学!”

他叫住我,显然暂时忘记了我的名字——因为我同他一样,面容被口罩与兜帽遮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两双相似的,充血又疲倦的眼睛。

“这儿没事了,你去一号手术室搭把手,那儿人手不够。”

于是我摘了一次性手套,脱下被弄脏的手术衣,提前下了手术台。

等走到一号手术室,我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人手不够了。

担架床上躺着一位体型硕大又肥胖的产妇,粗壮的腰腹几乎要从窄小的扶手里流出来。

这一组的老师都是清一色的女性,甚至包括一位怀孕五个月的孕妇,加上麻醉师与器械护士,一拨人马同这位需小心搬运的产妇较上了劲——最后叫上了包括我在内的两位实习生,才把这位过于肥胖的产妇挪上了手术台。

这才是第一个难题。

剖宫产多采用腰麻,于第三及第四腰椎之间进针,可值班的年轻麻醉师根本无法在产妇脂肪堆叠的腰部进行定位,而产妇自己也无法抱膝弓身,做出合适的姿势。

主刀的医师已经急得团团转,产妇也因分娩前的阵痛发出了呻吟,她始终用小心翼翼、怯懦又疼痛的眼神打量着我们这些束手无策的医生与学生。

最后,依然是从别的手术室临时借调了一位年长且经验丰富的麻醉医师,才顺利完成麻醉。

手术终于正式开始。

主刀的医师经验老道、手脚利索,顺利切开厚厚的脂肪层,找到了合适的位置,但如何取出子宫内的婴儿,才是真正的难题。

用拉钩,大把组织钳与止血钳撑开大约有一只手掌那样厚的脂肪,我同另一位实习的学姐拉得手指酸痛,但婴儿的头部依然卡在子宫底的切口处,主刀的老师急了:“用力啊!都没吃饭嘛?!”

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手指与胳膊都酸痛极了。主刀老师几乎将嗓子喊哑,才从黄油般的脂肪堆里拽出个因缺氧而皮肤青紫的婴儿,迅速剪了脐带,她捧着孩子大叫:“都给我让开!”冲到一边早就备好的称重台上,扯掉自己的口罩与帽子,第一时间为这个一生下来都不会哭的男婴做起了人工呼吸。

婴儿哭出第一声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偷偷去看那位新妈妈。她偏过头,去看自己在医生手里哇哇大哭的孩子,因肥胖而显得迟钝且呆滞的脸上,赫然有泪水。

跟接生婴儿比起来,把缝合好伤口的产妇从手术台再转移到担架床上,似乎也显得不那么困难了。

接病人的护工一看担架床上的产妇,便瞪大了眼睛“嚯”,她有些无礼地感叹道:“你有多重啊?”

产妇没说话,而一旁嘴快的小护士帮忙回答了。

“220斤呐。”

她事不关己地随口说道。


02

再见到那位产妇,是三天后查房前的换药。

换药这样的工作,一般交给实习医生来独立完成。我端着托盘走进她的病房,看见她正在同婴儿床里的孩子说话。

成人同婴儿交流,会自然而然地语言退化,虽然她的咿咿呀呀与哼哼唧唧,小婴儿肯定听不懂。但我始终认为,母亲与孩子的交流,并非只通过语言——它是一种由声响,气味与触感组成的,多种感知觉混杂的沟通方式。

作者供图丨产妇住院区

病床旁坐着一位捧着手机打游戏的年轻男人。他既瘦又小,身形差不多只有她的一半,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换药时,按医院规定,是要请家属回避的。等我说出这个请求时,他瞪了我一眼,仿佛因为我的打扰而感到恼怒,我只能重复了一遍医院的规定,他才极不情愿地离开了病房。

“对不起,他就是这样的脾气。”

她为丈夫的无礼跟我道歉。

我带着口罩,点头示意她没关系。她又用那种小心翼翼的、怯懦的目光看我,似乎怕我生气,便讨好似地同我聊起天来。

“我以前不是这么胖的。”她对我说,“怀孕前我只有60kg。”

十个月的时间,就增重了近50kg吗?

我感到诧异,或许是这个不大妥当的表情让她感到难堪了,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继续说:“怀孕那会儿,我老公不在身边,在外面忙别的事。我有一阵子特别焦虑,甚至想要打掉这个孩子。我妈劝我冷静下来,可除了吃东西,我没办法让自己冷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我食欲非常好,一天可以吃七八顿,而且我那时候迷上了韩剧,特别喜欢吃炸鸡,一吃就停不下来。”

我看过她的病历,她只有二十岁,比我还小两岁。

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刚刚从少女跨越到女人,还有沉迷韩剧、喜欢垃圾食品这样孩子气的习惯。她或许根本就不明白,孕育一个生命,对自己跟另一半意味着什么,就这么仓促地成为了母亲,像仓促地把自己吃胖一样。

好命的女孩,在她的年纪,还在享受大学生活,还能躲在男朋友怀里撒娇。她却要为一个不懂得怎么爱护她的男人生小孩,感到不安、焦虑甚至恐惧时,只能靠吃东西来疏解。

幸好她顺利地产下了自己的孩子。那是个体重正常,一切健康的男婴——虽然那位英勇无畏的主刀医师,在接生他时,扭伤了自己的手腕。

如今的她,同那个躺在手术台上,面容麻木而迟钝的产妇判若两人——只要一扭头看见自己的孩子,她被脂肪挤得只剩细缝的眼睛里,就有温柔的光芒。

我帮她换好了药。临走时,她对我说谢谢,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我说:“我想起来了,你是当时抬我头的那位姐姐。”

的确,那天将她抬上抬下时,我每次都负责抱住她的脑袋——我怕她躺着不舒服,还帮她把担架床上的小枕头摆正了。

我叹了口气——因为被一个已经当妈妈的女孩子叫了姐姐。


03

在中国,平均不到2秒钟就有1个人出生,每天大约出生5万多人。

也就是说,一天大约有5万名左右的女人进行分娩。

在医疗卫生条件不发达的年代,女性分娩之惨烈之艰辛,几乎是以命换命。

即使在今天,孕育与分娩仍然是一项足够艰辛的任务,它使得女人面黄体壮,使得女人生理与心理一片混乱,使得原本就不忠的丈夫有了偷情的理由,还认为生育是女人自己的事。

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应该值得每个参与者父亲、母亲、医护人员为之感动,且骄傲。

— END —

作者介绍:Mentheeee,985/211毕业,一事无成医学狗,心理精神工作者,易崩溃易大笑失志,最可贵是对所爱之人所爱之事耐心足,没脾气无节操。

留言点赞前三名分别有30元、20元、10元红包。友情提示:评论越早、越有趣,点赞越多噢!

真实职业故事约稿:

千字200—1000元    

投稿丨文章转载丨商务合作请联系:

微信:zhiyegushi01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标签: 女人与狗能生孩子
分享此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