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财经
社会杂谈 政治军事 科学探索 商业财经
居家生活
百科大全 手工制作 亲子育儿 美食菜谱 居家装修 驾车宝典 安全知识 智能手机 保险理财
电脑办公
电脑设计 系统/上网/安全 优化/故障/维护 办公软硬件 电脑教程 图片素材 其它
健康养生
健康常识 健康饮食 养生保健 亚健康 两性健康 医药大全 疾病防治 母婴常识
学习教育
小学课堂 初中/中考 高中/高考 大学/成教 教师/教学 公务员考试 英语学习 作文大全 论文 范文大全 其它
资讯八卦
热点资讯 娱乐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资讯 军事资讯 房产资讯 职场资讯 教育资讯 灵异事件 爆笑段子 奇闻趣事
兴趣爱好
影视曲 解梦 佛教 钓鱼 园艺 宠物 星座 游戏 风水 摄影 收藏 旅游/汽车 乐器 茶艺 书画 其它
时尚爱美
发型发艺 瘦身减肥 健身运动 美容护肤 化妆技巧 香水精油 整容整形 美体塑身 穿衣搭配 时尚资讯
情感心理
两性心理 解读男人 女性课堂 心理知识 情绪管理 情感文章 爱情攻略 励志成长
历史文化
文化杂谈 美文欣赏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野史秘闻 诗词古文 短篇小说 故事大全 原创文化 其它
首页社会财经政治军事
      

奠边府之战法军被越南炮兵打得惨到炮兵司令都自杀了?

时间:2018-01-14  热:0℃  分享:小虾米

在芒清的核心据点里,恐惧和慌乱的情绪在蔓延着,虽然大家口头上不敢说,但是每个人,甚至包括德卡斯特里的高级军官心中的都生出了难以名状的惊恐。第一个垮掉的是炮兵指挥官皮罗上校,这位大言炎炎的指挥官在战前各种牛皮,各种吹嘘自己的炮火可以把越南人杀的尸横遍野,轻易地化解越军的攻势。而在战斗爆发后,他是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炮兵是如何把法军的工事一个接一个炸上天的,自己的炮兵对此却无能为力,相反,2门105榴弹炮连同炮组人员却被越军炮火打掉,仅有的4门155榴弹炮有1门失效,加布里埃尔据点的整个重迫击炮连也全军覆没。法军的炮兵已经证明无法有效压制越军炮兵,目前能做到就是实施拦阻射击,尽可能杀伤越军步兵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法军的反炮兵火力哪怕击毁了越军1门火炮。从战前的趾高气扬到现在彻底绝望,皮罗突然就苍老了许多。他冒着越军的火力,步履蹒跚地从一个指挥所到另外一个指挥所,挨个向里面的指挥官道歉:“给您添麻烦了,让您失望了。。。”北区指挥官特朗卡尔(Trancart)上校(这位大难不死的上校未来将升至将军)是皮罗的朋友,他回忆皮罗当时向他告别的情景,这个绝望的老人眼里含着泪水说:“我已经是彻底名誉扫地了,我向德卡斯特里保证敌人的炮兵不会打中我们—但现在我们输了。我要走了。”心事重重的特朗卡尔没有细想皮罗话中的含义,他只是焦虑地注视着业已失守的加布里埃尔据点,顺便有口无心地安慰了皮罗几句。当皮罗走到朗格莱斯中校那里说类似道歉的时候,朗格莱斯已经担负起整个奠边府的防务重担,他哪有心思听皮罗那絮絮叨叨类似祥林嫂般的话,他态度极为严厉地命令皮罗必须马上采取有效行动重整炮兵部队,以便投入接下来的大战。

皮罗上校

皮罗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朗格莱斯的指挥部,回到了自己的掩体。他已经万念俱灰,决心以死赎罪。虽然他因为独臂没有配备手枪,但是他想办法弄了个手榴弹,3月15日清晨,皮罗躺在自己的行军床上,用牙齿咬掉了手榴弹的保险针,然后把手榴弹放在自己的胸部,自杀身亡。


德卡斯特里第一时间收到了皮罗自杀的消息,震惊之余,他一度不知该如何应对此事。本来他必须立刻通知河内方面皮罗自杀的消息,然后请求河内再派一个炮兵指挥官来接替皮罗。但是有意思的是,也许是怕给已经低落的士气雪上加霜吧,德卡斯特里和奠边府的法军指挥部一开始企图掩盖皮罗之死的真相,他们拖到皮罗死后的第三天,才向河内发报丧电声称皮罗已经身亡,皮罗和之前不幸阵亡的Gaucher中校一样,被越军炮弹击中掩体而阵亡的。可是在编谎言的时候德卡斯特里和他的幕僚们没想到这谎言实在太长越盟的威风,要是越军炮兵都打的那么准,那奠边府咋守捏?于是很快奠边府方面就又发出了第二份电报,这次改口声称被英勇战死的皮罗其实没死,他是作为一名军使派去和越军谈判,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至于去谈些什么,实在是编不出来,只好在电报里只字不提,总之这位上校就是黄鹤一去不复返,失踪了,法国人认为这下子就把屎盆子结结实实地扣到越盟头上了,无论是杀害还是扣留军使,这不仁不义的罪名可就让越盟坐实了。


这个谣言编的是如此出色,有没有把河内的科尼将军和西贡的纳瓦尔将军忽悠瘸了我们不得而知,反正不管他们信不信,奠边府的多数守军都信以为真了,甚至包括了一个法军中央情报部门的军官,这哥们虽然压根就没见到皮罗是怎么死的,但是仍然用自己的无线电在3月20日绘声绘色地向上级报告说皮罗在3天前坐着1辆吉普车出去然后一起失踪了,而且这事只有3个军官被告知此事云云(看到这里在下不得不佩服法国人编故事的本领,简直是一个赛过一个,这份功力要用在打仗或者其他正道上该多好啊)。当然最终纸包不住火,法国官方不得不承认皮罗是自杀的。


抛开这个死后还被继续折腾的炮兵上校不提,德卡斯特里的参谋长凯勒(Keller)中校也精神崩溃了,他戴着钢盔,躲在掩蔽部的最深处,啥也不干。没办法,德卡斯特里在与河内的科尼将军讨论后,决定把这个吓破了胆的废物解除职务并且送回河内向上级去“报告情况”,这一通谎言主要是为了照顾这位老兄的面子,以免影响到他的前途(这是德卡斯特里在电报中提到的)。就这样,开战仅仅2天,法国人不但丢了2个据点,而且战前组建的为德卡斯特里出谋划策,协助指挥部队,强化防御的指挥机构也已彻底瓦解。


在河内,科尼将军的指挥部里,战前对情势的过分乐观同样也已经被沮丧和绝望所取代。当听完部下向他报告向加布里埃尔据点的反攻已经失败的消息后,他情绪完全失控,竟然当着一群部下和2个记者的面说他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提醒纳瓦尔奠边府是个陷阱,当然即使是在失控的状态下,他也没有提到自己当初对奠边府的作战计划是如何乐观的。同一天他给自己的参谋长发了一份紧急绝密电文,电文说从现在起就要为奠边府出现最危急情况的可能性加以考虑。同时科尼以北部战区司令官的名义向印度支那远征军指挥部要求向红河三角洲增派3个机动群的部队,其中2个群要在8天内抵达。因为科尼收到的报告说现在红河三角洲现在已经是遍地狼烟:文进勇指挥重组的320师和6个独立团的部队已经潜入红河三角洲地区,这些部队一共拥有39个团的兵力,其中24个团是正规部队,地方上还活动着100多支连级规模的游击队,估计总人数超过5万!虽然科尼现在手里是兵力多达80个法军和越南伪军的营,还有另外20个所谓的“轻步兵营”,但是这100个营的庞大部队一点也不能给科尼提供多少安全感,这些部队绝大部分被用于守备据点,塔西尼防线,桥梁,城市等等重要目标。可以用于进行机动作战的部队仅有27个营,而其中又只有16个营可以组成战斗力较强的机动群和越军正规部队进行常规战。在他的电报里,科尼甚至直截了当地要求纳瓦尔终止“亚特兰大计划”以节省人力物力,全力以赴迎接越北的大战。


值得玩味的是,纳瓦尔3月15日就在河内,而且当天刚刚和科尼讨论了战局,在这种情况下科尼发出的这份电报与其说是一份建议不如说他是打算留下一份记录以便在事后洗白自己。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纳瓦尔在收到这份简略的电报后过了整整15天才予以回复:“我理解您的建议,但是我无法接受。”于是,这2位法军高级将帅之间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这对正在奠边府苦战的法军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在越军的前指,此时却是一片轻松愉快的气氛,屡战屡胜使得越军士气高涨。当天晚上,韦国清再次致电中央军委:“第一阶段的2次战斗,13,14两日晚上连续攻占奠边府以北和东北集团据点2个,全歼2个外籍营,这是越军首次使用重炮火力,对压制敌炮兵,配合攻击起了决定性作用。3天内击毁敌机16架,使敌机不敢在机场着陆和低飞。3月14日中午敌于奠边府南面及西南面平原空降了1个伞兵营。战斗中因强调了迫近作业和步炮协同,故伤亡不大,部队继续围歼奠边府之敌的信心比以前提高一步。”


有句中国的古语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1954年3月15日这天注定对法国人来说是一个不详的日子。15日20时许,驻守在距离加布里埃尔据点以南约1000米的安妮·玛瑞据点3号高地的泰族伪军第3营12连(连长吉耶米诺(Guilleminot)上尉)的士兵丢下武器,穿过环绕据点的铁丝网和雷区,向着最近的大山逃去。这些伪军都是来自山萝省和义路地区的,他们的老家早就被越军占领了,如果说之前他们还被奠边府那“固若金汤”的防御所迷惑,想和他们的法国主子并肩作战,从中捞取好处的话,现在2个据点的连续失守,已经严重动摇了他们之前的信念。谁都知道,越军下一个攻击目标肯定就是他们了!越军早在几周前就对这些伪军展开了政治攻势,现在这些宣传奏效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逃亡,安妮·玛瑞据点(越军称为“板桥”据点)只剩下法国籍的军官和士官,以及为数不多的泰族士兵,他们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越军可能发起的进攻,以现有的兵力,越军只要一次冲锋就可能拿下他们的阵地---幸运的是,当晚越军没有发起攻击。


3月16日凌晨1时9分,奠边府向河内发报,说机场南部已经被辟为空投场,并且要求河内方面空投一整个炮兵连的人员连同全部装备以补充损失—在过去的48小时中,法军有至少6门105榴弹炮和8个炮兵班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4时48分,奠边府再次电告河内天气有中到大雨。到6时30分法军已经定下了当天空投的顺序,首先空投人员,然后是一台新的甚高频无线电信标机,接着是医疗物资,这些都将空投在主空投场。比较笨重的榴弹炮部件和炮弹会优先空投到伊莎贝拉据点以西的Octavie空投场,随后是步兵武器弹药和食品。不到3天的战斗,法军消耗了战前预期5天消耗的弹药,因此补充弹药成为当务之急。战前囤积的27000发105榴弹炮炮弹打掉了12600发,23000发120重迫击炮炮弹打掉了1万发,3000发155榴弹炮炮弹则打掉了600发。同时奠边府的电报也警告河内方面“任何企图压制越军高射炮火力的行动都无法保证效果”。


法军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如何保证空投人员和物资免受越军炮火的打击,而且还要防止空投物资落入越军控制的地区。这对Octavie空投场来说尤其重要。伊莎贝拉据点的法军一部于上午9时控制了整个空投场,越军在发觉了法军的动向后,察觉法军很可能有大规模的行动,于是铺天盖地的炮火立刻覆盖了2个空投场,持续了一整天。11时05分,久违的阳光终于穿透了覆盖在奠边府山谷上空那厚厚的积雨云云层,驱散了山间的雾气。运输机群来得很及时,第一波次的运输机立即下降高度,开始空投比雅阁少校的第6殖民地伞兵营—--这是该营第2次空降到奠边府了。之前该营在夺取奠边府后又一度负责对周边进行扫荡,加固防御等,待防御初步稳固后,法军指挥部就立即将第6殖民地伞兵营从奠边府抽出,派往老挝,以抵挡越军308师部队在那里发起的凌厉攻势,第6殖民地伞兵营也的确没让老大失望,无论是掘壕固守,组织集团据点群守住要点,还是利用飞机空投伞兵优异的机动性主动出击,都表现出色,尤其是该营多次侧击越军部队,并且频频袭扰越军后方,给越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越军最终结束在上寮的行动,一方面是奠边府大战即将开始,需要集中主力打攻坚战,另外一方面也的确是上寮的法军不好啃,后勤又无法跟上,只能收兵。在越军撤退后,第6殖民地伞兵营因为其优异的表现被调往红河三角洲,充当预备队,同时兼任河内和海防的卫戍部队,在此期间,也就是3月7日还与明庆(Minh Khanh)上尉率领的204营的特工部队爆发了一次战斗。当夜这批越南特工潜入海防吉碑机场,炸毁了1架B-26轻型轰炸机,炸伤3架,并且炸毁了另外6架蟋蟀式侦察机。随后第6殖民地伞兵营执勤的部队对越军特工进行了追击,虽然打死打伤了对方几个人,但是对方主力已经安全撤退,且不说还炸掉了几架飞机,使越北法军原本就不多的空中力量更是捉襟见肘。

第6殖民地伞兵营营长比雅阁少校。

现在第6殖民地伞兵营这支精锐部队又重新回到了奠边府!该营齐装满员,共有兵力613人(其中越南裔伞兵332人),这支援军的抵达给已经士气低落的奠边府守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除了第6殖民地伞兵营的伞兵,另外100名伞兵也一同空降在奠边府,他们是第1殖民地伞兵营和第8突击伞兵营的补充人员,紧随其后的是第35空降炮兵营的3个炮班。法军今天的空降行动堪称完美,尽管越军的炮火试图轰击空投场,但是收效甚微,由于同时在2个空投场空投,越军无法集中火力实施全面封锁,而且第6殖民地伞兵营的伞兵们对此地的地形相当熟悉,因此越军的炮火只造成了一死一伤的轻微损失。另外有2人在跳伞着陆的时候不幸摔伤,其中有1个正是营长比雅阁少校,另外一个是营部军医Rivier中尉,他们两人的踝关节都扭伤了。比雅阁不得不一瘸一拐地蹒跚走进了附件的伊莎贝拉据点,在那里守军指挥官派了1辆吉普车送他去芒清核心据点。为了避开越军火力,吉普车一路沿着S形的路线行驶,顺利地把他带到了德卡斯特里的指挥部。16时30分,法军已经收拢了全部空降的部队,第6殖民地伞兵营和那些补充伞兵在Hervouet上尉的坦克连掩护下,顺利抵达了奠边府据点里。


该营和前一天抵达的第5越南伞兵营一样,被迅速派去各个地区填补缺口,1个连被派去因守军大量逃亡而已经摇摇欲坠的安妮·玛瑞据点,其余部队则冒着越军炮火穿过了楠云河,进至艾琳1号和4号阵地,担负起该地的防御。18时58分,夜幕降临奠边府,当天的空投行动全部成功结束。

第6殖民地伞兵营的伞兵们在机舱里准备在奠边府实施伞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将一去不复返。

越军的炮兵没有因为法军的空投收摊了也就此收兵,他们重新将炮火转回机场,摧毁了机场上最后2架可以运作的蟋蟀式侦察机,一发炮弹还直接命中了法军储存凝固汽油弹的仓库,引发了大爆炸,爆炸后的冲天大火照亮了整个据点,烈火中蘑菇云升腾而起,使得守军的情绪更为低落。


越军的步兵则分别从西面,北面以及安妮玛瑞据点的东面向法军阵地持续施加压力,进行渗透。到黄昏时分又向加大了向多米尼克据点的压力。尽管如此,精锐的第6殖民地伞兵营还是给了守军不小的鼓舞。当天下午德卡斯特里签发了一份向全军发布的通告,通告中他说正在进行的奠边府大战是决定印度支那命运的决战,尽管法军遭到了几次严重的打击,损失了不少人,但是空投的2个伞兵营已经完全弥补了损失,此外,更有多达5个(!)伞兵营也在准备随时空降增援奠边府。而越军却无法补充他们的损失。虽然大家这几天没见到轰炸机出击,主要是因为天气因素。一旦天气转好,空军就将大规模出动以援助奠边府。现在是万事俱备,法军已经作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这些牺牲不能白费,云云。通过这份豪气冲天的通告德卡斯特里一方面是想提振法军的士气,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想让越军也听到这份通告,用以提醒越军,现在离胜利还远着呢!


在牛皮哄哄的通告后面,德卡斯特里的恐惧在另外一份于当天17时30分发给科尼将军的密电中表露无疑,电报只有2行:“科尼将军亲启。现在的情况要求您立即准备1个伞兵营在机场24小时待命以便随时增援奠边府。”科尼于22时25分复电德卡斯特里,也是同样简短的两行, 说他现在手里只有1个伞兵营,而且整个印度支那地区恐怕也就只有2个伞兵营可以动用了。


德卡斯特里的烦心事恐怕还不止援军的事情,因为在夜幕降临之前,一名越军军官打着停火的旗子走到了安妮玛瑞据点,递交了一份给德卡斯特里的信,信里越军提议在3月17日晨将会把86名加布里埃尔据点的伤员带到距离安妮玛瑞据点2号高地北面约600米的地方,交给法军方面予以收容。这事情搅得已经心神不宁的德卡斯特里是愁上加愁,不收吧,对自己部队的士气打击将是毁灭性的,只怕是比丢了个把据点还要严重,收吧,现在奠边府的野战医院早就人满为患,医护人员和医疗器械都很不足,而且越军的炮火已经严密封锁了机场伤员又没法转运出去。德卡斯特里在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长叹一声,决定还是把伤员接回来再说。


1954年3月17日清晨,按照约定,一名法军中尉带着一群泰族士兵到指定地点接运伤员,一个名叫“大武”的越军政工人员抓住机会对着泰族士兵进行当面宣传:“奠边府已经被包围得严严实实,嘉琳机场和吉碑机场都受到袭击,已经有六七十架飞机被炸毁。如果不及时投降,你们就会被消灭!”“板桥据点就要被消灭了,你们想逃出死路,就应该及早和大家一起离开据点,跑掉越南人民军这里,你们就会得到自由,回到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团聚。”在他高声宣传的时候,那个法军中尉一言不发,大武就越说越有劲,最后他索性直接煽动泰族士兵兵变“你们尽管朝独立山方向跑,人民军的大炮会掩护你们的!”

▲3月17日,法军士兵在战壕中等待。

担架队返回安妮玛瑞据点3小时后,那里的泰族士兵果然发生了哗变,向军官提出了2点要求:一是发给口粮,二是就地解散部队。由于群情汹汹,法国军官和士官不敢直接开枪弹压,事态已经无法控制,264名泰族士兵在一名中尉的带领下首先持枪离开阵地,他们中有的向越军投降,有的则逃入远处的大山,消失的无影无踪。逃亡一旦开始就如同决堤的洪水,无法遏制了。其他阵地的泰族士兵也开始有样学样,阵地上瞬间变得空空荡荡的,只剩下法国军官,士官和所剩无几仍然忠于法国的泰族士兵面面相觑。安妮玛瑞2号高地的一个法军炮兵观察所紧急电告核心据点:泰族士兵正在大量逃亡。1,2号高地的守军绝大部分人都跑了,剩下3,4号高地的守军虽然军心动摇,但是军官还能勉强压住情势。

▲3月17日,一名法军士兵掩埋战友并撤离阵地。

当天下午2时许,1,2号高地残存的守军全部撤离阵地,退入3,4号高地。至此,在泰族第3营部分逃亡后,第2营的士气也彻底崩溃。这些部队,尤其是泰族第3营是从莱州撤出的那些轻步兵的残部,之前他们曾经有人在1952年底参加了那产战役,也曾在几个月前在和越军320师作战,而现在仅仅只用了2天时候就全完蛋了。。。越军甚至没放一枪,几乎占奠边府守军五分之一的力量就土崩瓦解了,这不得不说是一次是越军在心理上和宣传上的全面胜利。


德卡斯特里不得不又面临着一个让他头疼两难境地,要不要派出新抵达的援军去重新占据1,2号高地呢?他和朗格莱斯讨论后,认为现在有明确证据显示越军将对楠云河东岸的高地发起进攻,而那里的阿尔及利亚人和摩洛哥人已经丧胆,手里的预备队还是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候投入。而不是在这种争夺战中被一点点消耗掉。最终在当天20时,法军指挥部决定撤销安妮玛瑞据点,放弃其1,2号高地,将3,4号高地并入于盖特据点,重新命名为于盖特6和7号据点。

法军伤兵望眼欲穿地等着飞机将自己带出包围圈

3月17日的天气也非常糟糕,使得当天法国空军对奠边府的空投数量只能维持最低的数量。越军的炮火则进一步加强了对机场的封锁。任何试图着陆的飞机都会遭到猛烈的炮击。法国人悻悻地记录下越军对标着红十字的飞机开火和飘扬的红十字旗的汽车射击的情况,不过对己方飞机和伞兵攻击越军后方医院(比雅阁的第6殖民地伞兵营在老挝曾经伞降攻击越军后方医院,迫使越军不得不抽调大量部队防御医院)的情况就只字不提了。现在每架降落在奠边府的飞机都会有一大群人等着涌上飞机—甚至包括啥事也没有的正常人,他们只不过打算逃离奠边府而已,仅仅开战4天,守军的纪律和秩序就已经开始瓦解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当天有2架C47成功地降落在奠边府机场,一架由Cornu上尉驾驶的C47瞬间就塞进了32人,而不是通常规定的24人。另外一架由Darde上尉驾驶的C47于19时冒着越军密集的炮火强行着陆,在等了5分钟后不得不起飞,因为没有1辆救护车敢于冒着如此猛烈的炮火开到机场上,这架飞机最后是空机返航。

▲3月17日,一架法军直升机停靠在有铁丝网保护的道路上。

其实在当天中午,另外一架运输机差点就着陆了。科尼将军就在这架飞机上,他在飞机上围绕着奠边府来回盘旋了半小时以观察双方的战况。心急如焚的科尼看到奠边府守军正在遭到越军的四面包围,而且越军的火力一刻不停地无情杀伤着守军,科尼一度燃起了要飞机着陆在奠边府,他准备亲自指挥这次大战的念头—--就好像是1951年1月塔西尼将军亲自坐飞机飞到永安指挥作战一样,科尼身边的幕僚们一拥而上劝说他赶紧打消这个念头,有位老兄甚至不无诛心地说现在奠边府这个烂摊子是归纳瓦尔负责的,但是要是他亲自到奠边府指挥战斗,那么一切责任就是他的了。好说歹说科尼总算是打消了这个疯狂的念头,原机返回河内。


越军在当夜拿下了早已空无一人的安妮玛瑞1,2号高地,至此胜利地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作战任务。韦国清也轻松地给北京去电报告这一喜讯:“在越军歼灭兴兰和独立山据点后,靠近独立山西面板桥据点的守敌泰族步兵第3营处境孤立,经我围困及进行敌运工作后,该营伪军200人及非洲兵,外籍兵各1人向携械向我投诚。缴获该营全部弹药,余敌溃散。逃入奠边府仅有30余人。至此奠边府北面屏障的3个据点群兴兰,独立山和板桥全部被越军占领。首战胜利大大鼓舞了士气。”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标签: 越南奠边府战役
分享此文
猜你喜欢